消逝的古城

2019年07月12日来源: 作者:王琛  点击数:

古钟老楼,乌砖瓦砌。

门前那小石凳,让老人家坐了几十年,光滑依旧,只见岁月蹉跎。

风水宝地几十年,一富贵人家想买走这栋古楼,生风生水。老人家的儿子贪财如命,急心想卖这古楼,狠赚一笔。老人家默默移开,看着这伴了他几十年的老朋友被挖空,却无能为力。儿子数着钞票说:“爹,到时候我给你在大城市买套新房子,比这好几倍,你就安心享福吧。”老人家摇摇头,拄着拐杖,慢慢往巷子深处走去。

“滴滴答答”的雨水从瓦上逐一滴落,拍打着长有青苔的石头,这种古城里特有的曲调已不常在了,雨后特有的清新竹林味也快荡然无存了。古城里越来越多的人涌了进来,打破了这上百年的生活规矩。嘈杂纷乱的人潮已不受控制,古城在逐渐消退。儿子高价卖了古楼,想把老人家接到城里去生活。老人家却摆摆手,示意怎么也不愿离开这古城。儿子没有办法,只好先将老人安顿在一间破房子里,许诺道,到时候一定来接老人家去城里享福。

雨越下越大,老人家佝偻着背一步步地爬上楼,手扶着栏杆,深邃的眼睛望向远方。小小的古城,里面承载了多少人的一生。而如今,一座凄清古城的过往,一段繁华历史的变迁,实为叹惜。

“轰隆,轰隆”这样刺耳的声音发出了一响又一响。显而,古楼在一座座的被摧毁,古城在慢慢的变成海市蜃楼。老人家闭上眼睛,流出了浑浊的泪水。曾经的古城是一方精雕细琢的瓷器,那如今也只能是那支离破碎散落一地的碎片。曾经的家成为梦影,老人家们的心情也碎落了,怎不曾发出一丝叹息。

破碎了的古城就算再造,人心也无法重铸。

“淅沥沥,淅沥沥”滴答下来的雨水又在拍打着石面。老人家看着这些雨滴,回想起当年在古城的点点滴滴,心里无限悲凉。(毓兰公路超限检测站 王琛)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