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暖如春父母情

2019年07月05日来源: 作者:  点击数:

无论在何地,千里或万里,无论在何时,十年或百年,我都深深地思念着父母,疼爱着父母。我虽然否认一切神灵的存在,但我永远的信奉父母这个“上帝”,因为父母养育了我,使我有了今天。

爱一生之父母, 爱父母之一生。世界上没有任何感情能比得上亲情,最终能陪伴你的永远是家人。来上大学前,什么都不知道,什么都觉得父母给的都是应该的。以前上高中的时候,高一,自己贪玩,爱吵爱闹,追求时髦,只图新鲜,荒废学业,从来没觉得自己是错的。碰上班主任的课就只能老实的坐在教室里,睡睡觉,发发呆,一节课下来根本不知道老师讲的是什么。碰到其他老师的课就想尽一切办法逃出校门,总感觉那是一道铁墙,栓得住我的人拴不住我的心。和所谓的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上KTV、喝酒聊天、没事逛街、看打架什么的。那时候的我,真幼稚,觉得那就是青春,觉得生活就该那么的过,那样每分每秒才过的有意义、有价值。父亲的好心劝导、母亲的严词厉教都让我觉得他们是一群笨蛋,什么都不懂还在对我说教。忽略了父亲的长叹气,母亲的背后眼泪,只顾着自己贪图欢乐,挥霍青春。人呐,总会在成长的路上摔一大跟头才知道什么是痛,怎样痛才会痛到心里去。高一的那个暑假,因为父亲一次狠狠的耳光而被重重地打醒,打醒了自己认识到是时候开始读书了,是时候开始为自己为父母想想了。高二和高三,收心、断绝那些“狐朋狗友”、开始备战高考。去年的这个时候,那段高三的苦日子,对于我自己来说,真的是黑色的。无论是在心里还是身体上,都让我觉得自己没什么信心打这场准备了12年的仗,那时候真就想当个把头埋在沙子里的鸵鸟,甚至想当逃兵,远离这该死的一切,走的远远的。可是,我知道辛苦的不止我一人。去年的冬天特别的寒冷,尤其是在湖南,湿冷湿冷的,冷到了骨子里去了。学校离家里很远,走路将近得半个小时。学校规定的晨读时间是6点35,时间很早,寒冬的早晨是黑色的,路上连路灯都没有,也没有出租车,所以也只能步行去学校。那时候,全家规定一起6点起床,父亲和我速度洗脸刷牙然后送我去学校,母亲起床准备好早饭装在保温盒里让我提着去学校。我本说过不需要,怕妈妈太累。母亲却说,你一天6点多出门,晚上10点多才回家,那时候妈妈都睡了,哪里还能让你吃到一顿家里的饭,高三,营养也得跟上啊。清晨的冬天又冷又黑,父亲拿着一个手电筒,我提着一个保温盒,两个人的身影被灯光拉的长长的,在路上也只能听见我轻轻地背单词的声音。那时候的那条比较近的路还没有修好,满是泥,我自己本身就有点夜盲症,一到全黑就什么也看不见了。父亲就会先走那段泥路,在前面用手电筒为我照着,就是那束光,支撑了我走过了高三的寒假,照亮了我前方的路。每次快到学校了,我都让快父亲回去吧,父亲却执意要把我送到校门口,看着我进了校门才肯调头回家。好几次我都偷偷地回头,终于懂得为什么朱自清看着他父亲的背影后泪流满面了。我想全天下的人都一样,那样的感情那样无条件付出的感情是多么的不容易。其实,现在想来眼睛都是湿湿的,我的爸妈啊。18年里,觉得自己做的最内疚的一件事,就是今年寒假开学,自己还撒娇让本不舒服的妈妈送我来学校。已经41岁的妈妈腰不好,结果却为了给我铺床,把腰给闪了。当时她嘴上没说,但脸色已经不对了。那天晚上无意中看到了妈妈的QQ签名是,孩子上学去了,我却把腰闪了。哎,人还是老了哟。我的眼泪瞬间大滴大滴的往下掉,我好想回家,好想躲在妈的怀抱里痛快的哭一场。我觉得自己真是太不懂事了,觉得自己对不起老妈。我忍着眼泪爬上床,躲在被子里哭了好久,咬住嘴唇怎么也没出声,想着第二天打电话回家听听老妈的声音也好。妈妈们都有个通病,只要你说了哪样菜好吃,她们就频繁地煮那道菜,直到你厌烦地埋怨了为止。其实她这辈子,就是在拼命把你觉得好的,给你,都给你,爱得不知所措了而已。我的父母亲,我最爱的父母亲,只有在老爸老妈面前我才会尽情的撒娇。家,是我最温暖的地方。朋友在很远的地方上学,但只要有放5天假的机会,她都会选择回家。我就问你来回的车费也划不来啊,多贵呢。她淡淡的回了一句,我妈想我,再贵也比不上我妈想看我一眼。

古人云:父母呼,勿应缓;父母命,勿应懒。还有一句,父母在,不远游,游必有方。

年少的青春,未完的旅程,是你们带着我勇敢地看人生;无悔的关怀,无怨的真爱,而我又能还给你几分。感谢有你们,一路伴我成长。(毓兰公路超限检测站 王琛)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